您现在的位置: 齐齐艺术网 >> 绘画 >> 艺苑访谈 >> 正文
张大千临画“匿迹”趣闻
来源:不详 时间:2014-8-20 15:58:33 点击:

       报载,张大千先生的临古巨制《十二第临古山水画》,又戏剧般在内地出现了,这不禁使笔者忆起了关于他的趣事。 记得1937年,大行先生在天津永安饭店举办画展,经人介绍结识了天津著名企业家范竹斋君。大千先生得如范收藏有许多名人书画,于是,便提出想一睹为快。范当即同意,并将一幅幅珍品拿出来供大千先生欣赏。其中有清末吴昌硕画的《十二条花卉》(一种花卉表示一个月份,故为十二条);有清末陆廉夫画的《十二条山水》,还有清末马家侗画的《十二条山水》和明代陈老莲画的《荷花》等。大千先生对陈老莲画的《荷花》反复玩味,爱不释手,就开玩笑地对范说:“你把陈老莲《荷花》和吴昌硕《十二条花卉》换给我怎么样?”范听罢微笑着答道:“那你打算用多少张画来换呢?”说完,二人相视大笑起来。玩笑终归是玩笑,待大千先生看完画,范没有再提换画之事,而是郑重提出了请张为他画十二条山水画的要求,拟用重金酬谢,以备范竹斋本人70寿辰时悬挂。

       大约半年后,也就是1938年3月间,大千先生在北京颐和园昆明湖畔完成了那幅巨制《十二条临古山水画》,在范竹斋70整寿之前送到了范家。

        此消息一经传开,书画爱好者和古玩商们接踵而至,争看此新作。www.2586.WanG笔者有幸也黍列其间。该巨制是临唐、宋、元代诸家各四条,按年代顺序分别是:《临唐代阎立本西岭春云图》、《临唐代王维江山雪霁图》、《临唐代杨升峒关蒲雪图》、《临唐代李昭道海岸图》、《临宋代范宽临流独坐图》、《临宋代山水人物图》、《临宋代朱友人清溪春晓图》、《临宋代沈子蕃革丝山水人物图》、《临元代王蒙清浦垂钓图》、《临元代倪瓒小山竹树图》、《临元代盛懋苏长公行吟图》、《临元代孟王山水人物图》。大千先生在十二条之一的《临元代王蒙清浦垂钓图》中题有“戊寅三月昆明湖上写拟,竹斋兄方家博教,大千张爱”。大千先生时年40岁。

        1939年,天津发生了大水灾,范家院内水深达2米左右。水灾过后,就传出了大街中先生的这十二条临古巨制山水画毁于大水的说法。从此,这“巨制”便“匿迹”了。

      而今的出现,据报纸介绍,原来在当年的大水灾中,“巨制”是装在硬木匣中,且藏于三楼画库,滴水未沾,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1937年,大行先生在天津永安饭店举办画展,经人介绍结识了天津著名企业家范竹斋君。大千先生得如范收藏有许多名人书画,于是,便提出想一睹为快。范当即同意,并将一幅幅珍品拿出来供大千先生欣赏。其中有清末吴昌硕画的《十二条花卉》(一种花卉表示一个月份,故为十二条);有清末陆廉夫画的《十二条山水》,还有清末马家侗画的《十二条山水》和明代陈老莲画的《荷花》等。大千先生对陈老莲画的《荷花》反复玩味,爱不释手,就开玩笑地对范说:“你把陈老莲《荷花》和吴昌硕《十二条花卉》换给我怎么样?”范听罢微笑着答道:“那你打算用多少张画来换呢?”说完,二人相视大笑起来。玩笑终归是玩笑,待大千先生看完画,范没有再提换画之事,而是郑重提出了请张为他画十二条山水画的要求,拟用重金酬谢,以备范竹斋本人70寿辰时悬挂。

       大约半年后,也就是1938年3月间,大千先生在北京颐和园昆明湖畔完成了那幅巨制《十二条临古山水画》,在范竹斋70整寿之前送到了范家。

        此消息一经传开,书画爱好者和古玩商们接踵而至,争看此新作。笔者有幸也黍列其间。该巨制是临唐、宋、元代诸家各四条,按年代顺序分别是:《临唐代阎立本西岭春云图》、《临唐代王维江山雪霁图》、《临唐代杨升峒关蒲雪图》、《临唐代李昭道海岸图》、《临宋代范宽临流独坐图》、《临宋代山水人物图》、《临宋代朱友人清溪春晓图》、《临宋代沈子蕃革丝山水人物图》、《临元代王蒙清浦垂钓图》、《临元代倪瓒小山竹树图》、《临元代盛懋苏长公行吟图》、《临元代孟王山水人物图》。大千先生在十二条之一的《临元代王蒙清浦垂钓图》中题有“戊寅三月昆明湖上写拟,竹斋兄方家博教,大千张爱”。大千先生时年40岁。

        1939年,天津发生了大水灾,范家院内水深达2米左右。水灾过后,就传出了大街中先生的这十二条临古巨制山水画毁于大水的说法。从此,这“巨制”便“匿迹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 而今的出现,据报纸介绍,原来在当年的大水灾中,“巨制”是装在硬木匣中,且藏于三楼画库,滴水未沾,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1937年,大行先生在天津永安饭店举办画展,经人介绍结识了天津著名企业家范竹斋君。大千先生得如范收藏有许多名人书画,于是,便提出想一睹为快。范当即同意,并将一幅幅珍品拿出来供大千先生欣赏。其中有清末吴昌硕画的《十二条花卉》(一种花卉表示一个月份,故为十二条);有清末陆廉夫画的《十二条山水》,还有清末马家侗画的《十二条山水》和明代陈老莲画的《荷花》等。大千先生对陈老莲画的《荷花》反复玩味,爱不释手,就开玩笑地对范说:“你把陈老莲《荷花》和吴昌硕《十二条花卉》换给我怎么样?”范听罢微笑着答道:“那你打算用多少张画来换呢?”说完,二人相视大笑起来。玩笑终归是玩笑,待大千先生看完画,范没有再提换画之事,而是郑重提出了请张为他画十二条山水画的要求,拟用重金酬谢,以备范竹斋本人70寿辰时悬挂。

       大约半年后,也就是1938年3月间,大千先生在北京颐和园昆明湖畔完成了那幅巨制《十二条临古山水画》,在范竹斋70整寿之前送到了范家。

        此消息一经传开,书画爱好者和古玩商们接踵而至,争看此新作。笔者有幸也黍列其间。该巨制是临唐、宋、元代诸家各四条,按年代顺序分别是:《临唐代阎立本西岭春云图》、《临唐代王维江山雪霁图》、《临唐代杨升峒关蒲雪图》、《临唐代李昭道海岸图》、《临宋代范宽临流独坐图》、《临宋代山水人物图》、《临宋代朱友人清溪春晓图》、《临宋代沈子蕃革丝山水人物图》、《临元代王蒙清浦垂钓图》、《临元代倪瓒小山竹树图》、《临元代盛懋苏长公行吟图》、《临元代孟王山水人物图》。大千先生在十二条之一的《临元代王蒙清浦垂钓图》中题有“戊寅三月昆明湖上写拟,竹斋兄方家博教,大千张爱”。大千先生时年40岁。

         1939年,天津发生了大水灾,范家院内水深达2米左右。水灾过后,就传出了大街中先生的这十二条临古巨制山水画毁于大水的说法。从此,这“巨制”便“匿迹”了。

      而今的出现,据报纸介绍,原来在当年的大水灾中,“巨制”是装在硬木匣中,且藏于三楼画库,滴水未沾,完好无损。

编辑:admin打印网页】【关闭窗口】【↑顶部